文學網 > 投行之路 > 第424章 獨特的感情

第424章 獨特的感情


  五月的青陽早晨是宜人的,大地舒服地從沉睡中醒來,就跟疼痛感已經消退大半的王暮雪一樣。

  她看到暖暖的陽光從窗外透了進來,暖得就跟耳邊突然響起的蔣一帆的聲音一樣。

  “要吃東西么?”蔣一帆道,他見王暮雪搖了搖頭,繼續問,“那要喝水么?”

  “你沒回家換衣服么?”王暮雪記得昨晚蔣一帆就穿著這件深藍色絲綢睡衣,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白天了,他依舊是原來的樣子。

  蔣一帆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冒出的一句話居然是:“我……昨晚洗過澡了啊。”

  王暮雪忍不住笑了,她此時的笑容在蔣一帆看來像麥田里的青苗,代表著一種新生。

  “你知道昨天你喝的是什么酒么?”蔣一帆這句話聽上去是問題,但王暮雪看他的表情,似乎他早已知道了答案。

  “鹿鞭酒,自己調的,72度。”蔣一帆語氣平靜。

  王暮雪聞言睜大了眼睛,鹿鞭……

  “你以后都不能再碰任何酒精類飲品,不管對方是誰,以什么理由逼你喝,都不能碰,一滴都不可以。”

  王暮雪不以為意地轉過臉,沉思片刻后說道:“我覺得喝酒這種能力,還是可以慢慢練的,曹總說的沒錯,甲醛轉換酶這種東西是可以越練越……”

  “你說什么?”蔣一帆難以置信,“你昨天晚上差點沒命了知不知道?”

  “哪有,就是痛一點,打了點滴不就好了。”

  蔣一帆聞言咬緊了牙關,“要不要我讓醫生把你昨晚各項身體指標打印出來給你看?如果你昨天再多喝一點,送來醫院再晚一點,再多再好的抗過敏藥都救不了你!”

  王暮雪對蔣一帆突然提高的音量顯然沒有準備,只見他直接站起了身,走到窗前雙手搭在窗臺上,深呼了幾口氣繼續道:“小雪,你要知道,小可12歲了,換成人類的年齡已經是七旬老人了,它不可能一直陪著你,如果昨天不是它叫得那么大聲,我也沒權力在不敲門,不被你允許的情況下進你房間,甚至……甚至你回來晚了,我連打電話問你在哪里的資格都沒有!”

  不知為何,王暮雪聽到蔣一帆這么說,眼淚就直接從眼角流了出來,一點預兆都沒有。

  她不知道是因為蔣一帆道出了小可的年齡,還是他說的那句“沒權力”與“沒資格”。

  “小雪,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昨晚我還在出差呢?如果小可沒有被你從遼昌接來呢?你要怎么辦?”

  “我可以自己來醫院啊!”王暮雪突然喊道。

  蔣一帆聽后回身朝王暮雪質問一句:“你昨天那個樣子你怎么……”

  “我可以叫救護車啊!人沒那么容易死!”王暮雪沒等蔣一帆說完就駁斥道,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就無緣無故生起氣來,并且滿腹委屈,哽咽道:“我總要練,我現在可以在項目上專心弄材料不去拉業務,但我不可能以后三十多歲了還讓別人賞飯吃。”

  “這是曹總跟你說的?”蔣一帆問。

  王暮雪吸了吸鼻子,“不是誰跟我說的,這是事實!我選這條路我就要走下去,我不能越走越窄。”

  “誰跟你說干投行就一定要喝酒的?”蔣一帆走近了病床,他的影子蓋在了王暮雪憔悴的臉上,“小雪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客戶選擇券商,絕不是看你能不能喝,而是看跟你交談幾句后,你能不能點到他們企業的核心問題,并且說出可行的解決方法。”

  “但是總有企業老板就是看喝酒。”王暮雪倔強一句。

  “那這些企業的生意不做也罷,作為公司高層如果不懂抓核心,只看表面功夫,這樣的企業不會有什么大的發展前途。”

  “可是……可是……”王暮雪說到這里眼淚又流了出來,“可是很多人其實也都意思一下喝一點,我這種一點都不能喝的以后去拉業務,肯定很掃興。”

  “那就別去拉!”蔣一帆直接坐下來握緊了王暮雪的手,“你要做多少項目,我們金權集團多的是,所以你不需要去應酬,也不需要求其他任何人。”

  本來以為王暮雪聽到這個一定會開心,誰知她直接把蔣一帆的手甩了開,罵道:“一帆哥我最討厭你的就是這點!我不需要靠你!我也不想靠你!我現在看到你就煩!”說完她直接扯起被子把自己完全蒙了起來。

  王暮雪這句氣話說的時候很爽,說完她就后悔了,被子外面一片寂靜,她知道她又傷害蔣一帆了。

  王暮雪躲在被子里抓緊了枕頭一角,她想趕緊跟蔣一帆道歉,但又拉不下面子,她認為蔣一帆就是自帶受虐屬性,別人一瞅見他那個好欺負的樣子就想虐他,連自己都沒忍住成為了惡人軍團的一份子。

  但也是因為今日,王暮雪才終于想明白了以前她一沒頭緒的問題:她為什么要躲著蔣一帆。

  她一點不喜歡蔣一帆么?

  應該不是。

  否則她不可能在辦公室偷看蔣一帆的睡臉足足能看一分鐘,那晚就是她送蔣一帆水杯的前一晚。

  有次監控保安路過等電梯的王暮雪,跟她笑著說蔣一帆其實查過監控,讓王暮雪臉燙了好久;

  如果王暮雪一點不喜歡蔣一帆,她也不會在蔣一帆快死的時候近乎崩潰,甚至于在心里留下永恒的陰影。

  但只要蔣一帆稍微靠近她她就會躲,她的行為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矛盾,她認為自己對蔣一帆的感覺與對魚七的完全不同,對魚七她是熱烈的,坦誠的,沒有絲毫猶豫的,這樣的對比讓王暮雪堅信,自己跟蔣一帆之間,怎么樣都不應該是愛情。

  但人是復雜的,感情本身也是復雜的,人的每個階段都會變,就如同感情一樣。

  沒有人可以下一個絕對的結論,這世上的愛情,只有一種。

  或許這最獨特,最罕見,最耐人尋味的愛情被王暮雪撞上了。

  只是此時的她,現階段的她還沒有能力跟蔣一帆非常精準地表達出來,她只能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繼續做著矛盾的事情。

  直到最后她聽到蔣一帆對她說:“還有三個半小時你需要輸第二次液,觀察一天,如果沒其他問題,明早就可以出院了,你好好休息,有需要就按床邊這個白色按鈕,護士會馬上過來,我明天來接你。”

  


  (http://www.ewfjti.live/chapter/20306/53313118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ewfjti.live 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0331.net
广西快3一定牛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