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網 > 投行之路 > 第256章 技能的展現

第256章 技能的展現


  林德義的說法的確是事實,由于我國社保和住房公積金的繳納由公司和員工共同承擔,對于每月收入較低的員工來說,與其花錢交社保不如真金白銀拿到手。

  大多數溫飽線上下的年輕人都傾向性認為自己生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且還有些員工,已經自己在交了,叫什么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很多人現在都交那個,所以三云市的醫保他們都不愿意繳,跟我們說再繳就重復了。”林德義說到這里,抿了一口醇香的普耳茶。

  “如果沒交,對上市影響很大么?”二公子林文毅突然朝蔣一帆道。

  柴胡瞥了一眼林文毅,琢磨著這位剛畢業的大學生怎么每次問話,語氣神態都讓人瞬間聯想到他那2.75%的公司股權。

  東風衛浴是家族企業,董事長林德義持有50.75%的股權,大公子李文亮持有10.25%的股權,二公子林文毅持有2.75%的股權,剩下的是很多零零散散的各方親戚。

  “會有一些影響。”蔣一帆道,“畢竟上市公司是行業表率,公司的福利待遇,內部治理需要盡可能規范,符合法律法規。”

  “哪部法律規定一定要繳?”林文毅無腦地脫口問道。

  這回沒等蔣一帆開口,柴胡就用他早已練成的無敵記憶力將法條大聲背誦了出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用人單位未依法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勞動者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企業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為符合條件的員工繳納養老、醫療、失業、工傷、生育等社會保險和住房公積金。”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八十四條及第八十六條:用人單位未按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由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責令其限期繳納或者補足。其中第八十四條規定,用人單位不辦理社會保險登記的,由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對用人單位處應繳社會保險費數額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的罰款。”

  “第八十六條規定,用人單位未按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由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責令限期繳納或者補足,并自欠繳之日起,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逾期仍不繳納的,由有關行政部門處欠繳數額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罰款。”

  在眾人逐漸驚愕的眼神中,柴胡泰然自若地陳述完上述一長串話,說完他連水都沒喝,只是淡淡看著林文毅,順帶往嘴里塞了一塊甘香嫩滑的草魚腸。

  在場最驚訝的要屬兩位律師,因為蔣一帆和王暮雪對于柴胡這段時間動不動就背法條的現象習以為常;而作為客戶的林氏父子和會計師,雖然有些吃驚,但馬上認為投資銀行的人應該都能背出來,畢竟他們就是吃企業規范這口飯的。

  但律師就不一樣,本身就靠法律吃飯的大多數非訴訟律師,雖然通過了國家司法考試,可你若讓他們將幾部法律中的相關法規一字不差地背出來,很多律師是做不到的。

  尤其林文毅這個問題本身就是沖著律師去的,柴胡這么做有一點搶律師風頭的感覺,不過在場的律師合伙人慶幸自己沒有回答,否則估計自己也就只能說個大概,就算能說絕大部分,也絕對做不到精準記憶。

  有的時候,我們必須意識到,99%和100%,差的絕不是1%,就如同常壓下99°C水溫永遠無法讓水沸騰一樣。

  柴胡搶風頭的小心機顯而易見,但獲得的成效立竿見影。

  自從他說完這段話,林德義、律師團隊、會計師團隊對他的態度都恭敬了不少,連看他的眼神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以為他在跳到投行以前是很有經驗的大律師。

  柴胡自己也發現自那晚之后,他向企業或者合作伙伴要什么資料或者問什么問題,他們都回復得很快,而且末尾還不自覺加一句:“柴總,您看這樣行么?”

  柴胡的職場認可度驟升,但他還沒來得及為此沾沾自喜,就被曹平生的一個電話罵到了地表之下。

  “上次說給你三個月,現在還剩多少天自己算算?不想干了是么?”閻王爺恐怖的聲音好似能震到柴胡酒店浴缸中原本平靜的水面。

  柴胡面目扭曲地咬著牙,心想這個糟老頭子誠心要找個理由趕自己走,要不為何部門足足五十多人,偏偏寫公眾號的事情就落到了自己頭上……

  “曹總,我在努力研究,我努力了……”

  “努力有個操蛋用啊?”幾個月過去,曹平生自主發明了新的罵人常用詞,“中國人有多少?中國股民有多少?中國投資機構員工有多少?中國投行總員工數有多少?你統計了沒有?!看看關注你公眾號的有多少?操你個蛋的才一千出頭!老子原先說的對不對,你們國內研究生全操蛋的混日子!畢業論文全是混的!”

  曹平生越罵越氣,似乎在只有兩個男人能聽見的電話中,他更加肆無忌憚。

  “曹總,再給我一些時間……”

  “給毛給啊操你個蛋的!誰給老子時間啊?!你說說你寫這東西寫多久了?任何事情干出名都有敲門,仔細研究過敲門沒有?!你仔細研究過那些每天閱讀破百萬的文章行文結構和社會意義了沒有?!動腦子啊!什么都想當然,以為量變可以質變,操蛋的現在的社會節奏允許你量變么?等你量變了早被壓在金字塔底下了!”

  曹平生的嗓門很大,在柴胡布滿霧氣的衛生間里播放音量更是格外刺耳。

  往后的半小時,從柴胡酒店衛生間中爆出的自然是各種“操蛋的”,各種“滾”,各種“搞不成就別做項目”的論調。

  掛斷曹平生電話后,柴胡無奈從水中站起了身,他感覺身子很重,于是用力甩了甩濕漉漉的頭發。

  一看時間,凌晨一點十六分,柴胡呼了一口氣,將手機直接關了機。

  披上浴巾吹干頭發后的他,橫尸于床上,腦中浮現的全是那個偏心惡毒一罵起人就沒心沒肺的閻王嘴臉。

  柴胡不明白,為什么他的生活里沒有一個如林德義那樣可以給自己買瑪莎拉蒂的老爸,沒有如王暮雪那樣的女同事對自己照顧有加,沒有何葦平那樣把自己寶貝到天上的老媽,有的只是一個半夜給自己展現獅吼功的兇殘領導……


  (http://www.ewfjti.live/chapter/20306/55499273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ewfjti.live 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0331.net
广西快3一定牛预测